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内幕 > 内容

热门内容

林世春与六合螳螂拳

时间:2017-09-19 13:1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被黄县首富“丁百万”家聘为护院武师二十余载,其间他更是拳不离手,苦练武艺,功达纯青,在众武师中首屈一指。其武功造诣在当时已名冠东三府(即登州府、莱州府、胶州府)声扬胶东武林,令屡屡黄县丁家当铺的肖小、闻风丧胆悄声匿迹,遂受到了丁家的厚爱,

  早年间林世春有次赶市集与人发生口角,遭当地二十余人聚众围打。交手时他一用力,裤腰带突然崩断,情急之下来不及系裤子,无奈只得左手挽着裤子,右手单臂和二十余名壮汉周旋,结果把对手都打的落荒而逃了。由此一战,林在当地名声大噪,想要从学的人很多,不过林很保守,只教一些本族的至亲和好友。另有一次,林世春在北马集上遇见一头受惊的大骡子满集跑,为避免众人受伤,林一个箭步冲上去后一手抓住缰绳,一手朝骡子后背猛击一拳,骡子就地跪倒,倒地的骡子呼呼直喘,浑身出汗,人们惊奇不已。

  林世春曾向后人提及自己年轻时做过的这辈子唯一件错事,往年有个在黄县卖艺的功夫人,把头顶上的肌肉度成一个“鳖盖”,狂言道:“这个地方没人能用木锤敲疼我!”好事的人请林世春去比试,林不去,说人家混碗饭不容易。后来又有人去请他,林无奈只好去了,卖艺人当着林的面还是吹,林说:“朋友,可否容我的皮捶(拳头)试一下?”那人说:“可以,了白打!”林等其运好劲,一个半步践射过去,只一捶就将那人的“鳖盖”戳了下来,然事后很是后悔。”

  六合螳螂门尊自称为王郎再传的“鸭子巴掌”魏三魏德林为始师祖。魏德林在关东杀,劫富济贫,为躲仇人追捕,隐匿于山区僻壤川里林家,秘而不宣其武功。一日,烈日当空蝶蜓飞舞,两小童用棘藜拍得一只彩色漂亮大蜻蜓,两小童争夺撕打起来,面带伤鼻流血,两童妈从田间回来,见儿伤,各说各有理,都护犊子,两妈又撕打起来。两父回见此景,不问,亦加入混战,两家人打的乱作一团。众乡邻劝解不开。适鸭子巴掌来到,大吼一声:!将人分开问:何故如此!人言为小孩争蜻蜓,大人护犊子,道:这等鸡毛蒜皮事,如此撒泼撕打,羞也不羞丢不丢人那!众人,散了散了吧,都回家做饭吧。时当午,蜻蜓在眼前乱飞,他一伸手一只蜻蜓捏在手,对小童说,你不是要蜻蜓玩吗,给你,伸手又一只,这只再给你,孩子们见此神奇好玩,蜂涌而上人人伸手要,只见他眨眼间如探囊取物,左一只右一只,众人看的呆了,无不惊奇赞叹,真真神手也。由此,他的高超武功露了底,在四乡传开。捕快及仇家,多次假扮杂耍艺人,到川林家他,都被他及乡邻机警,掩护他越墙逃走。

  二代祖师林世春,有说其父与魏三早就相识,其自幼秉承家学罗汉拳,后其父请魏三为家教,魏三传“六合螳螂拳”予林世春,林在拜魏三学六合螳螂十余载后,仍留恋罗汉拳,后将罗汉短打揉以六合真意创编为“六合短捶”,融入六合螳螂拳,并传于丁子成《六合螳螂拳手法真传秘诀》之拳谱。

  另传他的祖父曾养过一名军犯,其父随之罗汉拳,其遂得家传拳术罗汉短打(螳螂手),又据《招远市村庄简志》载,道光二十五年(1845)前后,林肇基辞官隐居川里林家,在村中创办拳房,而任教则是外地一名叫魏德林的拳师,后魏德林去了栖霞,说是授拳传艺,其徒林世春继任教授拳术,而后一段时间林世春频繁往来于黄县北马和川里林家,显得很是神秘。

  今天综合各流传片断,依据魏德林的之身世分析来看,盖因保密需要、言语不便,传说遂略有出入,林世春祖父早年救养的军犯即为魏德林,即是说至少在道光二十五年之前,林家就早已与魏三往来且林世春已拜在魏德林门下,林家与黄县北马李維祺的交往均是围绕着魏三为中心开展的,关于六合螳螂拳的形成与完善,这和魏三一生的游侠经历密不可分。据魏三说其师有金,龍二人,但其性格怪癖只字不言其师之事,然通过魏无意透漏的一些口风和根据心意六合门的记载才得知其二师为螳螂金世魁和心意六合戴龍邦,后随着魏三拳艺的不断完善和演变融合,也不难解释其最初传的拳术为什么是罗汉短打(螳螂手)或曰六合拳,而后凝炼的拳艺为六合螳螂,林世春所学拳艺也是随之更新进化,直至承其衣钵。如此便是螳螂打法揉以六合精意而成六合螳螂非为象形拳的渊缘。

相关推荐